如何選擇好的人工植牙診所?

蒔美牙醫集團 紀皓雲 醫師

如好
何的
挑植
選牙
,診
 所
 ?

挑選好的優質的植牙診所,
必看7大重點,才能打造完美笑容。

Straumann 封面 (2)

單顆、少顆植牙,植牙醫師如何選?

由於植牙本雖然人工植牙成功率已高達95%~98%[1][2][3],但不可諱言的,併發症仍有可能發生,嚴重的併發症甚至可能導致人工植牙的治療失敗。想要達到跟文獻一樣高的成功率,需有各方面條件的嚴格配合,其中醫師的專業能力、技術與經驗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。

unnamed (5)

這篇文獻列出各種人工植牙併發症[7],包括機械技術性併發症,如:螺絲鬆脫、螺絲斷裂、復物瓷裂,支架斷裂等,以及生物性併發症,輕如軟組織發炎,嚴重會導致骨喪失。植牙醫師必須有足夠的專業與經驗,才有能力擋下各種風險。

正常情況下,即便是自己的天生的牙齒,也可能因為咬太硬、太黏的東西造成牙齒缺角,甚至損壞。所以植牙也是相同的道理,除了要維持良好的清潔,在咀嚼也應該注意食物的選擇,並非所有東西都能無憂無慮地吃。

臉書貼文_影響植牙價格的因素

按照《醫師法》,所有牙醫師都可以執行人工植牙這項醫療項目,但問題在於是否擅長,專不專業。事實上,並不是每位牙醫師都精熟植牙技術,植牙專業在醫學院的培訓非常有限。

植牙專科醫師必須在取得牙醫師執照後,不斷進行各種海內外植牙課程進修,才得以取得相關證照。經驗豐富的植牙專科醫師,更需經年累月的深化,才能對解剖構造、咬合知識、咀嚼系統、上下顎骨生物機械原理、牙周組織、與生理系統等,從理論到技術都充分熟練。

官網頁腳圖-2

那麼民眾該如何判斷人工植牙醫師的功力呢?植牙療程開啟前,務必了解以下面向:

  • 醫師是否曾接受海內外植牙專業訓練?
  • 醫師人工植牙的經驗有多少年了?
  • 醫師每年進行多少顆植牙手術?
  • 醫師是否有進行複雜補骨手術的能力?
  • 口說無憑,是否可提供相關患者的經驗談紀錄及術前術後照作為參考?

透過溝通的過程,患者也能更進一步認識植牙醫師的特質,並判斷這位醫師是否值得信賴,能否陪你安心走過療程的每一個環節。

蒔美牙醫體系,由植牙專科醫師與口腔顎面外科醫師主持,成立九年以來,團隊已成功完成上萬顆的植牙手術。更在複雜型手術、全口植牙重建、All-on-4全口速定植牙等高門檻的治療,擁有無數經驗,成為業界指標。

Straumann 封面 (15)

▲蒔美牙醫系統從2013年於三峽成立北大蒔美牙醫開始,一步步構築專業植牙品牌的風貌,至2015年成立三重蒔美牙醫、2017年成立汐止蒔美牙醫,來到2020年的植牙旗艦中心-板橋蒔美牙醫落成。

近年來,為矯正技術不純熟醫師濫用植牙技術的風氣,蒔美牙醫也開始與世界前三大植體原廠:諾保科及Straumann開啟學術合作,開辦複雜型植牙教學課程與論文導讀,希望透過植牙課程的推廣,修正後輩醫師訓練不足又缺乏資深醫師監督的混亂現象。

蒔美作為專業植牙品牌,期許一點一滴的付出能拋磚引玉,大家一起守護醫療現場,保障病人接受植牙治療的品質與安全。

 複雜性植牙療程,重視整合治療功力

國人缺牙嚴重,根據國健署統計,65歲以上的老年人平均缺牙數高達14顆,口內仍保有24顆牙的僅佔42.1%,而全口無牙盛行率高達25.8%[4]。而根據我多年來的臨床觀察,嚴重缺牙的年齡層已逐漸下探,必須進行複雜的重建手治療。

Straumann 封面 (16)
▲咀嚼是消化道的第一關,牙口不好,影響消化、健康與心情,文獻指出[5][6],咬合力與生活品質有高度正相關。無論是數位全口植牙重建或All-on-4全口速定植牙皆能恢復90%以上的咬合力,讓美觀、健康與生活品質同步提升。[8]

在複雜的植牙療程中,不只是將植牙置入缺牙位置這麼單純的事。事實上,許多患者也許表面上看起來還有很多牙齒,但實際檢查起來,口內大部分牙齒都已經發生問題(喪失咬合高度,沒有穩定的咬合關係),在這樣的情況下,並不是缺少什麼就補什麼,而是必須進行整體的療程規劃,將受損的口腔現況做一個全新的改變。

我常跟患者這麼解釋,這就好像你蓋房子時,一定得考量周遭環境,土地有沒有做好水土保持,社區有沒有良好的排水系統,這一帶是否會經常淹水,會不會有土石流的情況發生,如果這些條件沒有進行調整,房子蓋得再新再好,最後還是會出問題。

因此,比起單顆植牙與少顆植牙,全口植牙重建醫師技術門檻更高,必須由植牙專科醫師親自操刀規劃,更重視的是醫師的整合性治療能力。醫師必須精熟於各種口腔疾病的治療,先行處理輕重不一的牙周病、治療蛀牙、進行根管治療、拆除不良假牙、拔除無法救治的牙齒。這部分也考驗醫師的醫德,是否能按部就班,紮紮實實的費心調整,換句話說,如果你的口腔狀況很差,醫師卻告訴你什麼都不用治療,也無需補骨,就要小心是不是掉進了唯利是圖的醫療陷阱裡。

此外,需要全口植牙重建的患者,通常齒槽骨已經嚴重萎縮,必須進行複雜的補骨手術,如引導骨再生術( Guided Bone Regeneration )或上顎竇增高術(Sinus Lifting)。這些手術難度高,醫師必須有足夠的手術技術,院所也必須有相對應的高階設備,才能精準進行術前評估規劃,安全執行手術。

▲複雜的補骨手術,相當考驗醫師的技術,院所也要有相對應的高階設備,進行縝密評估。

全口重建每個環節都是精細而費工,必須花費一些時間與耐性,但卻是改變人生的神奇魔法,唯有受過完整訓練與教育的植牙專科醫師才有辦法做出最佳判斷,給予正確處置。此外,醫師心態也很重要,要有和患者一起長期抗戰的決心,才能在長達數月的療程中,察覺並安撫患者的不安,給予信心,安心走完療程。

同樣重要的是,院所必須要有很強的醫療團隊後援,因為全口重建通常涵蓋多項複合療程,涉及不同次專科領域,矯正、假牙、牙周醫師….的適時介入,才能助療程一臂之力,達到完美無缺的治療。

傳統上,跨科的整合治療,在社區診所很難達成,蒔美牙醫集結各次專科人才,並斥資購入最先進的儀器,讓患者在社區診所,也能便利享有醫療中心等級的治療品質。

Straumann 封面 (4)

All-on-4全口速定植牙門檻高 需由團隊協力完成

All-on-4全口速定植牙是於1993年由葡萄牙醫師Malo教授所研發的全新治療概念。利用四支特殊力學的植體支撐一整排單顎假牙,讓患者減少補骨,一日完成手術,立即有牙。

不過all-on-4有嚴格的適應症,僅約1%口腔嚴重破壞的患者適合,他們長期全口無牙或少牙,齒槽骨已薄如刀刃,不適合進行傳統的全口重建,或做起來會辛苦萬分,亦可能因為嚴重看牙恐懼,無法以傳統重建的方式按部就班接受治療。因為All-on-4全口速定植牙的發明,給了這個長期受苦,只能配戴活動假牙的族群,浴火重生的希望。

all-on-4全口速定植牙,是技術門檻相當高的治療,需達到良好的初級穩定度,才能快速裝載,讓患者術後立即有新的一副牙齒。醫師從知識、技術到經驗都必須充分具備實力,才足以勝任這項高難度的任務。此外,醫師也必須具備「troubleshooting」的技能,也就是遇到各式狀況,都能精準分析問題背後的根源,並快速解決的能力。

必須提醒的是,All-on-4速定植牙挑戰性極高,無法由單一醫師獨立完成,需協同跨次專科團隊合作,通常能達成這樣標準的院所也必須有一定的規模。在蒔美植牙全口重建中心,我們始終堅持以最高規格組成團隊,由牙科手術的主力:口腔顎面外科醫師主刀,由麻醉專科醫師作標靶輸注(Target Controlled Infusion, TCI)之全靜脈麻醉(俗稱的舒眠治療),再由資深假牙贗復專科醫師,搭配美學底蘊深厚的技師合力完成美觀耐用的假牙。團隊中的每一個成員都必須具備菁英級的實力,才能在這項複雜的手術中,為患者過關斬將,完成有效率且能長期穩定使用的all-on-4植牙。

Straumann 封面 (5)

如何判斷All-on-4醫師的功力?

除了醫師的專業背景,團隊的經驗值是很好的參考指標,成功案例會說話。以蒔美牙醫牙為例,截至目前為止,團隊已成功完成上百例的all-on-4速定植牙案例,近年來,更多次獲 all-on-4 原廠諾保科邀請擔任授課講師,實力深受醫界肯定。

參考文獻:
[1] Mark-Steven Howe, William Keys, Derek Richards, Long-term (10-year) dental implant survival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sensitivity meta-analysis, Journal of Dentistry, Volume 84, 2019, Pages 9-21, ISSN 0300-5712,
https://doi.org/10.1016/j.jdent.2019.03.008.
[2] Charyeva O, Altynbekov K, Zhartybaev R, Sabdanaliev A. Long-term dental implant success and survival-a clinical study after an observation period up to 6 years. Swed Dent J 2012;36(1):1-6.
[3]Bowen Antolín A, Pascua García MT, Nasimi A. Infections in implantology: from prophylaxis to treatment. Med Oral Patol Oral Cir Bucal 2007 Aug;12(4):E323-E330.
[4]植牙治缺牙 營養健康不缺乏-人工牙根系統104年衛生福利部新聞 12月新聞
https://www.mohw.gov.tw/fp-2651-19734-1.html
[5]van der Bilt A. Human oral function: a review. Braz J Oral Sci 2002;1(1):7-18
[6]de Liz Pocztaruk R et al. Satisfaction level and masticatory capacity in edentulous patients with conventional dentures and implant-retained overdentures. Braz J Oral Sci 2006;5(19):1232-1238
[7]Hanif A, Qureshi S, Sheikh Z, Rashid H. Complications in implant dentistry. Eur J Dent. 2017;11(1):135-140. doi:10.4103/ejd.ejd_340_16
[8]https://a04lin.com/無齒之徒/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